关于游戏自研引擎

我们的游戏采用Unity3D 进行开发。众所周知,原生引擎的环境有其局限性;也正因如此,我们在原有引擎的基础上研发了“提博尔特·泰斯潘™故事叙述系统”:用于解决更加复杂、更加人性化的问题——这是我们的独创。

博尔特·泰斯潘™故事叙述系统

提博尔特·泰斯潘™故事叙述系统可以为玩家提供沉浸式的故事体验,并逐步辅助推动故事发展,最终让玩家了解背景故事的同时,创造属于自己的故事

在开发提博尔特·泰斯潘™故事叙述系统为开发者和第三方开发者(mod制作者、社区开发者等)提供了一套编制故事的工具套件,可以以图像化的方式串联故事脉络,且不需要输入任何代码,同时免除了访问游戏内部数据的繁复步骤,大大提升了创意工作的效率

《Whiteverse: No Country for Old Men》将搭载提博尔特·泰斯潘™故事叙述系统推出,后续其他游戏,我们也会将该系统进行优化升级和适配性修改。

讲好故事,很关键。

DEMO将于近期内测,敬请期待。

Let’s ✨Emoji✨!

😀 给📚知识库做了👓一点点微小的工作——自定义🔠本地化,给一些词汇加入了✨Emoji✨,可以说是相当💓好玩了(至少自己这么觉得),显得平平淡淡的 📄页面一下就活泼了起来。 其实主要是突然发现 ✨Emoji✨ 可以兼容各种💻浏览器,还是蛮 🎉 高兴的。

所以,欢迎进入Whiteverse Library 2.2时代!

事实上,😀 琢磨着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直接转换整个 📄 页面文章变 ✨Emoji✨ ,但是转念一想,好像已经很多 🙋🏻‍♂️ 做了吧? 😀 太⏪落后了。

不过还是没什么🙋🏻‍♂️注册,😀愿称之为近年来最大的🤡自嗨活动。

不得不说,🌻Mediawiki📚真是👍🏻好东西,是这种如同沙滩🐚拾贝一般的信息🕸🕷组织方式,让😀的💡构想🈶了💪🏻非常棒的发挥空间。也希望以后😀和我的🧔🏻👩🏻🧑🏽👧🏻👨🏿小伙伴可以更加完善这个🌌世界,并将这个🌌世界真真正正地🔨构建出来。

5周年了!

这个网站已经运行了5周年了!撒花!

或者找找几年前网站的截图展示一下?很可惜,什么都没有找到,只能说我真是大意了,啥都没留下纪念。


然而,刚刚想起来,这只是wordpress(BLOG)的建立时间,而这个名为whiteverse的网站,是我在2014年4月12日作为自己的成年礼物购买的域名……那是高考前的最后两个月。而后就是两年的雪藏,大概是复读太累了吧😅。

2016年2月16日,刚刚过完春节,拿着刚到手的压岁钱买了两年的阿里云学生服务器(¥10/M,非常良心),拍下了傻乎乎、笑容诡异的备案照片。大概一周后备案通过,我也开始搭建网站了。

大概是这个表情

买下域名之日起,我就想做个MUD游戏,能够涵盖各种(我喜欢的)题材,可以把一部分的心寄存在这个小地方里。于是从头开始造轮子,学PHP,学HTML,学JS,学MySQL,学AJAX,画画在这里面似乎占的比重根本就不大。后来一起做的朋友去考试了🥺,我也因为日常事务(画画/CS:GO/PUBG/黑魂)就放缓了制作的脚步,热情也减淡了许多。

回头想想,这可是MUD,还想怎样?

2017年,这一年跟朋友立项了类魂2DRPG《Under Cover》(翻译成躯壳之下?),为了这个项目的交流,我决定将世界观和剧情设定放在网站上,一开始只是简单地将策划案做成.SVG放在首页,让合作者访问主页来看,后来一细想,为什么不做成百科呢?于是,9月16日,我用DokuWiki制作了一个百科,不得不说,这个基于PHP、没有数据库的维基程序真是太难用了,我不敢说它垃圾,只能说是我(🤡)水平不足……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功能的改进还是给项目增加了效率,也我带来了许多新的灵感,即便到最终项目因为人员问题无奈结束,这个过程确实给我、给这个网站带来了许多有趣的东西。

整个大学期间,我断断续续地做我的小网站,对于PHP和JS的学习也从未停止,用了三年的时间让自己明白,果然还是不适合搞程序呢!要不然也不至于再考一遍高考了是不是?无论如何,还是把网站这样磨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似乎还不错?虽然没什么读者,但只是我自己乐在其中就还好。

今天是2021年6月19日,我这样回忆起有关网站和游戏的事情,知道自己做过的决定没有任何一次是需要后悔的。从这一点来说,我应该是度过了极其幸福的青春时代吧。

最近发现的好玩的小玩意儿

这两天为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比赛(太匆忙了),熬夜做了一些ppt,发现诶这么久不用ppt,似乎打破了旧思路,做了一些好玩的东西:

用来描述《NCFOM》所对应的steam玩家群体
游戏的logo(我突然发现我居然在致敬异形)

所有图像都是用ppt里的基本形状和动画效果制作的,效果拔群。

最后比赛连初赛都没通过,好耶。

两张海报

美术学院又要毕业了,我们也要开始招人了。

时隔两年,第二张海报来了,记录一下。

下次做印刷的时候一定一定要注意少用灰色,CMYK真的不好整

21.5.11的海报
19.4.22的海报

这么一想,两年了还没有换地方,真的是有点菜啊。

“纯理想主义者只有自杀一条路”

很愧疚起这样一个标题,因为相同的标题的文章实在太多了,我的行文能力在其中实在是不敢造次,就随便写写。

前两天从A岛上看了串,讲的是一个昔日的纯理想主义者从少年时代的充满激情到步入社会后遭到排挤,最终失去信心并选择自杀的故事。感触有二:

一、 总有一群人,自己毫无信念、理想可言,却对他人的目标和行动嗤之以鼻,在一切话题中都强调计划的“不可行性”,而不提出可行计划——最终在这里获得高人一等、先人一步的优越感。这样的行动会期待两个结果:

A. 失败。“你看,果然失败了,我早跟你说过了,要是当初就及时止损,也不至于这么浪费成本。”

B. 成功。“多亏了我的提醒和建议,让你规避了可能的错误,这样的前瞻性,学着点吧。”

运筹方寸之间,是出色的领导者。 另:如果有人天天抱着没开塑封的《资本论》高喊实现理想或者指责其他人背叛阶级,想一想都觉得很滑稽。

二、 理想主义者不可抛弃现实,人应当有接受现实的能力,也要有认清现实后还能负重前行的勇气,如果因为一段时间内孤立无援就导致理想破灭,那这理想不要也罢。

且不说是理想这样伟大崇高的事情,就是一个项目、一份作品,也应该耐住寂寞,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固然很幸运,可是面对找不到人或者被嘲笑的时候,应当放弃吗?也许再坚持一下就可以见到同样在坚持的同伴了。

并非完成任何事都必须要有他人的帮助,但是大家能联合起来又有何不可?

或许只是我觉得寂寞吧。

从库存里找到以前画的火车头,加点动画,结果发现成倒车了,总之就这样吧!

又上课了

前一阵想要找新的人才给工作室带来一些变化,正巧一个人顶着中大毕业生的名号来找我,跟我谈合作、谈未来——相逢何必曾相识呢,我承认被自己的激动蒙蔽了双眼。谈好薪水和条件:我帮他的游戏做完美术相关后,他过来帮我调整NCFOM的程序框架。

然而没想到的是除了合作没达成之外,还被骗打了一个月白工,更没想到的是,还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无论如何,沉浸在怨气中总是乏味,失落是必然的,毕竟确实一度燃起了能加快进度以及找到新伙伴的希望。说是上了一堂课,但是总感觉这堂课很久以前就上过,嗨呀……

小时候希望家里有个车库,能和朋友在车库创业,做个游戏、搜索引擎、个人电脑什么的,我没有一天不在问自己:

你找到了吗?

不过这个时代还是很棒的。

总之还是纪念一下我熬夜给他画的UI吧,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我自己用得到……以下是摘录和说明:

黄色是辅助线。图形都是在CAD中通过尺规作图完成绘制的,没有任何的非完美的几何构成。
一些星球的图形,画图的时候可以感受到策划对软科幻浅显的喜爱,但是还需要提高浓度啊!
这张图把UI的一部分元素拼在了一起,并用AI填色。

告一段落,还是回到自己的项目中吧。

希望能加快一下NCFOM的进度,不然又要被看笑话啦。

近期会进行几次游戏测试和日志更新,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