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解决问题的季节

连夜剪的视频。这次是一镜到底,并且运用了多种premiere剪辑小技巧。其实试图在视频里夹杂一些自己的幽默,但似乎还是显得有些刻意了。

另外一方面,有了语音合成之后,对自己的声音的自信心一次比一次少,但是那个女声配音真的快听吐了……下次无论如何也要真人配音了。

这两个月的突发状况有很多,仔细想想虽然每天都在面对问题,但是也确实在解决问题!如果生活也像工作一样,所有的问题都能够早上提出晚上解答就好了。

办法是有的,大概是把工作变成生活吧。

这么一想是不是一下就燃起来了!

全力一击!

我想说,wordpress的输入体验真的太好了,总是忍不住想要在这里写字。

小视频,以及最近的想法

语音和字幕是用剪映合成的,没想到现在做视频这么方便了,真是一个全民速食创作的时代啊。

在用premiere剪辑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小困难,基本上都解决了!不过输出的时候怎么看颜色怎么不对,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意识到是迅雷影音的“自动画质增强”……真的好蠢。总之无脑H.264就对了。

小视频的拍摄和脚本是@klose 做的,我象征性地对翻译腔做了一些修改。拍电影这种事真的很有趣,尤其是在完整高效的流程控制下的制作,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在这样的制作中,相比于素材拍摄,我更喜欢做导演和剪辑,编剧也可以,不过可能会牵涉太多精力……

由于战斗系统和现在使用的电影系统有很大的关联性,所以这个视频的进度拖了整半个月。看起来就只有不到两分钟,但其实背后的工作量蛮大的。再加上这半个月的人员剧烈变动和中期展创作改稿ddl……已经在淘宝找便宜的假发了。

由于每天都用SVN提交十多个版本,有时想找之前的版本会有些无从下手。最近在尝试PlasticSCM,真的是好用!操作简单,界面友好,无论是文档还是工程都能很清晰地从窗口化的UI上体现出来,对于我这种喜欢被冗余元素打扰的视觉工作者是最好不过的了。(真的不是讽刺)

前两天做梦梦见由于国家之间开战,网络平台纷纷停业,政府重拳出击,互联网垄断公司被拆分,早就放弃高级IT技术开发、转向游戏行业的众多互联网企业业务停摆,申请破产,游戏和文化娱乐行业彻底崩盘。三十多岁的我一夜之间失业,排队去报考教师资格证,上了班后还是教小学生画水墨小鸡。

幸好是梦,至少也当个流浪艺术家吧,画小鸡也太惨了。

剪视频到凌晨两点半。结束的时候看着窗外的雾、雾中模糊的灯光,和染上路灯橘黄色的街道,本月的焦虑瞬间解除,快乐。

😸: Rejoice!

啰嗦

工作进度上有些耽搁了。光是每天应付脑袋里的声音就很疲惫了,凭现在的状态想要高效工作是绝对不行的,希望能找到什么方法解决一下。

最近在打磨游戏中的一些玩法,用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之前的设定,有一些新的感觉:专业知识的重要性。

由于游戏性和内容是完全在我个人的意志下制作的,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太多我的个人气息,也正因此,失去了许多客观性。有的系统极尽详细,有的系统一笔带过,事实上如果去知网甚至wikipedia好好查询一下,必然会有更多的收获。就在这样的偏心设计中,一路走了这么久。

虽然长期自我标榜是理科学得好的美术生,但是思维的模式已经在长年的感性思维中转变了,即便是心里有这样的诉求,也难以做到知行合一、一以贯之。更何况,年龄越长,连脑子都开始迟钝了,对问题的处理和随机应变再也不像以往那样迅速了。

一名优秀的人应当全面系统地建立各个领域知识的索引,能够在需要的时候瞬间提取,并利用工具将具体内容应用到实际。此时,专业知识就变得举足轻重了。然而如今大多数的文学工作者很难注意到这一点,始终停留在自己的思维定势中懒于获取新的知识。专业知识可以帮助一个人客观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并创造出高于这个世界的概念,这是闭门造车全凭印象完全比不上的。

前些日子和朋友讨论美学本源问题,一直延伸到了德国哲学,双方都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并且能真的以自己那套知识作为剑盾碰撞出火花……然而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自己的理论体系如此自洽?

跳出并以旁观者的角度审视美学与哲学的讨论,可以明白任何人都很难刨除主观概念,完全冷静地消化观点;事实上,如果一个理论体系能够让人获得“完全掌握”的满足和快乐,那就可以断言,这个理论体系是残缺且仅仅基于提出者知识范畴的——就像在井底往天上看的小青蛙、爬过靶子的小蚂蚁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讨论的结果也会贬值。

坚持学习、不断阅读、及时总结并保持幻想。

很苦恼

做的网站项目被鸽了。

本来以为能搞到钱救急,果然还是不成了。

浪费了不少时间精力,今年真是不太顺利呀。

一旦开始仰仗别人,就已经在失败的路上了……希望能真的学到教训,也希望能坚持住吧。

只是这次有点不知道怎么排解了😕


虽然说今年是挺倒霉的,资金不足、被各网络公司当猴耍、改变现状的希望破灭等等。有时候自己也想不太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究竟是什么。

不过今年的想法和方案层出不穷,一口气搞了好几个新概念项目方案。学习能力也强,尤其是数据处理方面的心得非常丰富。甚至忘了自己的老本行🤡……是不是该准备准备中期展的巨幅工笔了你?

有研究说25岁是人体力和智力的巅峰,这样的论点让我很紧张。如果说这就是巅峰的话,我未免也太过平庸了。就姑且相信这是真的,那我愿意持续付出,尽可能在智力和发散能力降到个人水平线之前做出一些满意的作品吧。

有时会幻想不拮据的日子,还有仍未到来的成功。

去史?

最近椰岛的《江南百景图》搞事情,还是想说两句的。

《江南百景图》搞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秦桧、魏忠贤的事情出过(将该二人物设置为游戏中的最顶级人物),那现在这个闲人岳飞也就不稀奇了。有人说:“岳飞是抗金英雄,那共和国还民族大团结呢,为了照顾满族同胞,就不该抬举岳飞、贬秦桧。”

这样说是偷换概念。搞清楚问题的重点,是从小学语文课开始就在学的阅读理解。

如果说第一次是没有足够的审核,让设计者加带了私货,那么第二次的纵容就是自上而下的腐朽。

(由于相关法律法规限制,删除了一段用来支持夹带私货的例子)

说一个我比较喜欢的游戏《逃离塔科夫》。这是一个俄罗斯团队Battlestates做的游戏,我在其中玩了超过2000小时。游戏背景设定在一个近未来的俄罗斯军事封闭区,被各利益相关组织雇佣的中立雇佣兵在战场上遭遇,主角扮演一个在这个环境中寻求生存的被抛弃的幸存者。这是个绝对优秀的游戏,毋庸置疑。其中关于枪械的还原相当硬核,你可以在这里寻找到各种流行枪械(中国产的除外),当然最多的还是AK系列,从AKM到AK-74系列,再到AK100系列一应俱全,与之相对的NATO枪也毫不逊色,在后续的更新中愈发队伍壮大,Colt的、HK的、斯泰尔的、FN的都有。

但随着更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产生了:为什么北约枪就是比毛枪厉害?为什么俄罗斯(苏联)的枪就是伤害、穿深低、射速慢呢?这不讲道理啊。是,可以说AK系列就是这样的啦,但是同样使用5.45x39mm口径的枪也不止AK系列啊,上个AEK-971不过分吧?何必只顾着更新北约枪却冷落了自家枪呢?这应该是俄罗斯制作组吧?

回到《江南百景图》,这不是“疏忽”或者“懒惰”,这是刻意之恶。当一个内容创作者有意识地区分出“好文化”与“坏文化”(相信这是称为一名创作者的最低条件),并将自己的态度贯彻其中、并发表给(并不了解文化细节的)普罗大众时,是不是有必要思考社会责任和它背后的影响呢?如果这样的行为能够产生足够大、足够广的影响,以至于在人们心中潜移默化地种下了意识的种子:秦桧这个人物是顶级角色、岳飞是个袒胸牵羊的闲人、雷锋是个摆拍的骗子、苏联就应当又破又旧、中国人就应该高颧骨吊眼梢三撇八字胡尖顶大草帽……

如果说这都不是刻意为之,那么有什么还是呢?

“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

他们用你喜欢的方式接近你,颠覆你的英雄、践踏你的历史、替换你的文化、分裂你的民族,这是为了让你醒悟还是灭亡?当一个民族的文化失去了被尊重的理由,只剩下腥臭的罪恶和无用的形式,那这个民族还有什么自我坚持的必要?只配被其他的“高等”民族踩在脚下,被“高等”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拿曾经因为他们而经受的苦难来嘲讽、侮辱、厌恶。

我想以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写日记的的话作结,当然我说的不是凯申:

实在是我们自己改造过的实在。这个实在里面含有无数人造的分子。实在是一个很服从的女孩子,他百依百顺的由我们替他涂抹起来,装扮起来。实在好比一块大理石到了我们手里有我们雕成什么像。”

——胡适. 《实验主义》

那么我们看看冯友兰是怎样说的呢:

“但那又是怎样的脂粉呢?实用主义者的胡适,本来认为历史是可以随便摆弄的。历史像个‘千依百顺的女孩子’,是可以随便装扮涂抹的。”

——冯友兰. 《哲学史与政治——论胡适哲学史工作和他底反动的政治路线底关系》

有趣的是,2000~2010年代有许多人认为胡适被片面地误解了,但是我想说……

不,对于胡博士我已经不需要讲了。

“蒋反动派最多算半个卖国贼,但胡则是彻头彻尾的。”

——教员

所以还是以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写日记的人的话作结吧:

“徒有个人而无国家,只有私情而无道义。”“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乃危害国家、危害民族文化之蟊贼!其人格等若野犬之狂吠。”

——《蒋反动派日记》1960年10月13日篇 对胡博士的评价

画了点插画

数位板上的灰已经脏到了摸过之后要去洗个澡的程度。

jo里jo气

因为长期纸上作画的习惯,导致我这么多年了,始终无法很从容地使用数位板画出符合我的审美的线条:阻滞、生涩、有千钧之力。但是那天看了一下我的偶像墨必斯的数位屏绘画,“哦~这样也可以的!”

于是我关掉了笔刷力度。

啊?这是什么?

硬质机械方面真的是不太好处理,相比来说,可能有机机械会表现力更好。

可能是因为这是第二张画吧……Illustrator的操作还不太熟练,调整线头(TRIM)的方式比CAD差太多了(是根本就没有吧??)。

000-0000-0000

不过总体来说涂色还挺有趣的,可以多来点。

𝕱𝖊𝖗𝖛𝖊𝖗𝖊

发酵研究所(fervere.cn)是一个筹备已久且仍在筹备的艺术计划,是对新世代思潮和当代语境下创作立场的思考和再表达。发酵(fervere) 是一种创作和构思状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发酵计划强调对于“立场”本身的反思,讨论思想到艺术实体间隙的纵深,探究超越形式的形式。

发酵计划是错误比喻、拗口语言、做作学术的再现。

发酵计划乐于在急需实质成果的节点下讨论问题的本质和意义,也热衷于产出对社会生产力发展和大众审美提升毫无意义的美好作品。

𝖀𝖓𝖉𝖊𝖗 𝖈𝖔𝖓𝖘𝖙𝖗𝖚𝖈𝖙𝖎𝖔𝖓, 𝖘𝖙𝖆𝖞 𝖙𝖚𝖓𝖊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