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史?

最近椰岛的《江南百景图》搞事情,还是想说两句的。

《江南百景图》搞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秦桧、魏忠贤的事情出过(将该二人物设置为游戏中的最顶级人物),那现在这个闲人岳飞也就不稀奇了。有人说:“岳飞是抗金英雄,那共和国还民族大团结呢,为了照顾满族同胞,就不该抬举岳飞、贬秦桧。”

这样说是偷换概念。搞清楚问题的重点,是从小学语文课开始就在学的阅读理解。

如果说第一次是没有足够的审核,让设计者加带了私货,那么第二次的纵容就是自上而下的腐朽。

(由于相关法律法规限制,删除了一段用来支持夹带私货的例子)

说一个我比较喜欢的游戏《逃离塔科夫》。这是一个俄罗斯团队Battlestates做的游戏,我在其中玩了超过2000小时。游戏背景设定在一个近未来的俄罗斯军事封闭区,被各利益相关组织雇佣的中立雇佣兵在战场上遭遇,主角扮演一个在这个环境中寻求生存的被抛弃的幸存者。这是个绝对优秀的游戏,毋庸置疑。其中关于枪械的还原相当硬核,你可以在这里寻找到各种流行枪械(中国产的除外),当然最多的还是AK系列,从AKM到AK-74系列,再到AK100系列一应俱全,与之相对的NATO枪也毫不逊色,在后续的更新中愈发队伍壮大,Colt的、HK的、斯泰尔的、FN的都有。

但随着更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产生了:为什么北约枪就是比毛枪厉害?为什么俄罗斯(苏联)的枪就是伤害、穿深低、射速慢呢?这不讲道理啊。是,可以说AK系列就是这样的啦,但是同样使用5.45x39mm口径的枪也不止AK系列啊,上个AEK-971不过分吧?何必只顾着更新北约枪却冷落了自家枪呢?这应该是俄罗斯制作组吧?

回到《江南百景图》,这不是“疏忽”或者“懒惰”,这是刻意之恶。当一个内容创作者有意识地区分出“好文化”与“坏文化”(相信这是称为一名创作者的最低条件),并将自己的态度贯彻其中、并发表给(并不了解文化细节的)普罗大众时,是不是有必要思考社会责任和它背后的影响呢?如果这样的行为能够产生足够大、足够广的影响,以至于在人们心中潜移默化地种下了意识的种子:秦桧这个人物是顶级角色、岳飞是个袒胸牵羊的闲人、雷锋是个摆拍的骗子、苏联就应当又破又旧、中国人就应该高颧骨吊眼梢三撇八字胡尖顶大草帽……

如果说这都不是刻意为之,那么有什么还是呢?

“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ç­äººä¹‹å›½,必先去其史。”

他们用你喜欢的方式接近你,颠覆你的英雄、践踏你的历史、替换你的文化、分裂你的民族,这是为了让你醒悟还是灭亡?当一个民族的文化失去了被尊重的理由,只剩下腥臭的罪恶和无用的形式,那这个民族还有什么自我坚持的必要?只配被其他的“高等”民族踩在脚下,被“高等”民族一次又一次地拿曾经因为他们而经受的苦难来嘲讽、侮辱、厌恶。

我想以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写日记的人的话作结,当然我说的不是凯申:

“实在是我们自己改造过的实在。这个实在里面含有无数人造的分子。实在是一个很服从的女孩子,他百依百顺的由我们替他涂抹起来,装扮起来。实在好比一块大理石到了我们手里有我们雕成什么像。”

胡适. 《实验主义》

那么我们看看冯友兰是怎样说的呢:

“但那又是怎样的脂粉呢?实用主义者的胡适,本来认为历史是可以随便摆弄的。历史像个‘千依百顺的女孩子’,是可以随便装扮涂抹的。”

冯友兰. 《哲学史与政治——论胡适哲学史工作和他底反动的政治路线底关系》

有趣的是,2000~2010年代有许多人认为胡适被片面地误解了,但是我想说……

不,对于胡博士我已经不需要讲了。

“蒋反动派最多算半个卖国贼,但胡则是彻头彻尾的。”

教员

所以还是以一个和我一样喜欢写日记的人的话作结吧:

“徒有个人而无国家,只有私情而无道义。”“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乃危害国家、危害民族文化之蟊贼!其人格等若野犬之狂吠。”

《蒋反动派日记》1960年10月13日篇 对胡博士的评价

发布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